狗万提款操作简单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多彩警营 > 警营风采

故乡的四季

〖发布日期:2019-01-02〗 〖来源:锡盟公安局〗〖作者:〗 〖打印〗 〖关闭

我的故乡,是一个边陲小镇,地下是“碱”,也是维持小镇生活的载体,记忆里,是父母那辈的年轻人,背着行囊,怀揣梦想,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,又用他们的双手,创下了这个温馨又安逸的小镇。 

在万物复苏的季节,这个边陲小镇的春天总是来的不紧不慢却又暴虐无道,地图上,这是一个流沙聚集的地方。这天,小镇上唯一的我启蒙之地的小学,提早就下课了,望着天边马上要来的“沙尘暴”,在小小的我的眼里,那仿佛是一只怪兽,要来侵犯我们的“领地”,我们早早地下课,伙伴们呼喊着,飞奔着回家,生怕一个晚了,就被这风沙带走了似的!每到这样的天气,母亲都会等在家门口等着回来。

夜色渐晚,家里早早就亮起了灯光,到下班时间了父亲却还没有回来,母亲不放心,一次次走向外面在风沙中等待,一次次开门关门,风沙的味道很快弥漫于整个家中……

终于,门锁的脆响告诉我,父亲总算回来了。

只见他眼窝处积满了沙土,被风沙迷住眼睛的泪痕冲出了一道沟壑,父亲说:“能见度太低,迷路了,多亏遇见胡同里的邻居,才把我载回来……”

春天便是这样,风沙肆虐却吹近了人与人的距离,日子安然静好。记忆里的春天仿佛很短,又仿佛很长,不知不觉,草绿了,白天也变长了,小镇人们最喜欢的季节来了,那便是夏。

小镇的夏季多晴又少雨,惠风和畅,每天厂子里的下班号通过小镇的“传播者”——电线杆上的喇叭传到每家每户,这意味着,各家的炊烟开始升起,忙碌的时光结束,温暖微风的傍晚,是小镇居民最惬意的时光。

吃过晚饭的父亲,拉着小小的我,去小镇上唯一一家雪糕店买我和母亲最爱吃的雪糕。拿着雪糕的我,一路蹦蹦跳跳和父亲来到厂子的后院,看大哥哥们在简易的篮球场进行的激烈赛事,此时的看客会因一个漂亮的进球齐声喝彩,其中,就有很多经常来我家做客的叔叔们,再环顾四周,母亲坐在场边,和一些厂子里阿姨聊天,言笑晏晏。

夏日的蝉鸣,伴随着赛事的结束,大家三五成群的走在马路上,那时的机动车很少,小镇的夜晚静谧安详。

偶尔,小镇会来一场时间极短的急雨,而这阵雨过后,远处的草原上,就会出现一种可食植物。每每下过雨,便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我早早站在锅台边上,催促母亲做晚饭。

晚饭过后,一家人骑着摩托,去不远的草原上,采摘这样的植物。这个植物叫“沙葱”,是这样的植被上特有的美味,父母会在一处植被生长茂盛的地带,各拿一个小铲子,去叶留根(方便在此生长,性同韭菜),然后把他们有序的放在袋子中,而我,追着草原上最漂亮的蝴蝶,一路狂奔。

夕阳垂下,父亲骑着摩托,载着我和母亲,一路看着小镇各家灯火渐渐亮起,车把上套着一袋今天的收获,满载而归……日子在蝉鸣中过去,渐渐地,蝉鸣声小了,秋天来了。

小镇的秋天记忆中总是金黄色,街边的落叶和街上卖冬储物品的小摊相映成趣。这时候父母总会买一些土豆白菜大葱等放在家里的地窖中,准备着过冬。

母亲会准备一个大缸,在阳光明媚的一天,取一些洗净的白菜和咸盐放在大缸里让他们发酵,量要足够的多,因为酸菜做好了,就会有很多的邻居时常来我家拿上一两颗,父母也很开心和他们分享,所以每年酸菜腌好,我家总是来很多的邻居。

入秋还有最大的一件事,也是我父亲最“费劲”的事情,那就是要储煤。老师说,吨是一个很大的计量单位,可是我不这样认为,因为我的父亲,每次都是在一个中午,把煤块一块一块抱到院子里,然后告诉我,姑娘你看,爸爸卸了三吨煤哦!

天气越来越冷了,母亲的腌菜出现在了餐桌,父亲的煤很快就在炉子中熊熊燃烧,温暖了我们的家。第二天一开门,发现小院已经银装素裹,冬天来了。

雪后的小院总是我最爱玩耍的地方,父亲把雪堆积在院中,还给我堆一个雪人,在我与雪人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,父亲已经把整个胡同扫出一条可供人行走的小路……脚踩在雪上嘎吱作响,这一踩便踩到了年根儿。

这是我童年最盼望的时候啊,每到这时,母亲会给我织一件保暖的毛衣,手巧的母亲总会给我在毛衣上绣上好看的图案,父亲是负责采买年货的主力,每每他出门,我便会搬一张小板凳坐在家门口等着父亲回来,因为他每次回来,衣兜里总会给我掏出各种花炮还有麻糖,麻糖的味道浓郁,我都是舔着吃到正月十五。

正月十五,父亲会带着我去小镇唯一一个礼堂猜灯谜,摩肩接踵甚是热闹,墙上挂着的灯谜,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搜索引擎,只知道父亲会沉吟一段时间,拿笔在纸上写下一个或者一串字,再抬头看看灯谜,确定了,就让我拿着答案去找门口的阿姨兑奖。阿姨会笑着给我一些洗发水、牙刷等小东西,我拿着它,像是得了奖杯似的,一路昂首挺胸的回到家。

还没等我说话,父亲便开始了他的“炫耀”,听者当然是母亲,他说:“嘿,我问你,双喜临门打一个地名是什么?……”父亲在母亲身后一直在“夸夸其谈”,母亲会回以微笑,然后转身去热父亲最爱喝的烧酒……

……

这就是记忆中边陲小镇的四季,平淡且安逸。在这里人与人相处和睦,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,他们乐观向上,他们与怨天尤人、满腹牢骚者格格不入。小镇总是那么的安全,好像夜不闭户都没有人去好奇,总是那么清净,欢迎着每一户新来的家庭,清晨和夕阳,相映着时光的更迭……照耀着,延续着。而如今走上工作岗位的我,回想起来,那个小镇——苏尼特右旗巴彦塔拉镇,仿佛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,在我二十多载岁月中闪闪发亮。

 

锡盟公安局政治部

刘洋



.